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
李皋见王锷居功不傲,王锷又调任迈阿密上大夫

2019-10-20 作者:唐朝历史人物   |   浏览(130)

王锷人称王魏公,字昆吾,出生于山西太原,是唐朝时期大臣。王锷曾任江州刺史兼御史大夫、检校兵部尚书、淮南节度副使、尚书左仆射、太子太傅、同平章事等职;他通过贿赂朝中权贵一路升迁,甚至大肆敛财,家缠万贯。他一生聚敛颇丰怕惹人非议,曾主动献给朝廷两千万钱,此举立马遭来弹劾。公元815年,王锷逝世,追赠太尉,谥号为“魏”。人物生平 王锷年轻时,曾任湖南团练府(治听潭州,在今湖南长沙)营将。唐代宗大历十二年,王锷结识了被贬为道州司马、路经湖南的杨炎,二人一见如故,晤谈甚为投机。 唐德宗即位后,召杨炎入朝,任命为宰相,杨炎推荐嗣曹王李皋为湖南观察使,王锷颇受器重。他曾单枪匹马,只身前往叛将王国良驻地,诱降了王国良,为此,升任邵州刺史。 建中三年,嗣曹王李皋改任江南西道节度使,防御背叛中央的藩镇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南侵,王锷被调守浔阳。他带领三千精兵抢渡长江,袭夺蕲州。王锷因功升任江州刺史,兼御史大夫、都虞侯。 王锷随嗣曹王李皋东征西讨,深得信任。一次,李皋派伊慎围攻被叛军占领的安州,叛军非常惊慌,赶忙乞降,并请求李皋派人进城接洽具体事宜。当时,城中虚实未知,诸将都不敢贸然请求入城,正在众人面面相觎之时,王锷挺身而出,主动请缨担当此重任。李皋批准了他的要求,并把他从城墙缒人城内。王锷见到守城的叛军头目以后,晓之以大义,终于劝说叛军草签献城之约,同时,又坚决镇压了那些散布在城中,造谣惑众、负隅顽抗的死硬分子,于次日顺利打开城门迎接唐政府军进城。 王锷的才干受唐德宗赏识,不久,就被提拔为容管经略使 。王锷任使八年,致力于发展当地生产,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,深得各族人民的拥戴。后来,王锷又调任广州刺史、岭南节度使。广州是唐朝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,每年来自东南亚和波斯、阿拉伯的商船云集港内,当地杂居的各族群众,多以从事商业贸易为生,而国家所征收的土地赋税收入却日益减少。王锷详细考察了他们的经营活动,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出新的纳税标准,使政府的收入与两税基本持平。王锷把上交国库的赋税交足后,还能有所结余,用来补贴军府的庞大开支。 唐代镇守岭南广州的官吏,清廉者极少,许多官吏借机大捞一把,贪污受贿,比比皆是。王锷也不例外,他把没收来的非法收入据为己有,然后,用以经营商贸活动,积累了巨额财富,史载他“日发十余艇,重以犀象珠贝,称商货而出诸境。周以岁时,循环不绝,凡八年,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。”“由是锷家财富于公藏”。 王锷通过贿赂朝中权贵,官职越做越大。淮南节度使杜佑曾多次上表请求辞职,于是朝廷任命王锷为检校兵部尚书、淮南节度副使。淮南为唐后期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的主要地区,王锷到任后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深得杜佑赏识。不久,杜佑举荐王锷代替自己正式但任了淮南节度使。 王锷精于财会,“长于部领”,“程作有法”,几过往账目尽皆熟悉,那些妄图在帐簿上搞鬼贪污的奷吏,往往逃不脱王锷的耳目,一经发现,定追究不饶。因此,他理财有方,从不随意浪费。军府所用竹木、碎屑,从不轻易抛弃。一次,椽曹帘破,下吏换以新帘,王锷把替换下来的旧帘交手工坊修补后,继续使用。王锷以节俭持政,为唐政府积累了大批财富,当时王锷所铸的钱流播天下,人们尽皆佩服他办事如神。在职四年,王锷累功被加官至检校司空。 唐宪宗元和二年,王锷入朝,被正式授为尚书左仆射。不久后,改任检校司徒、河中节度使。 元和五年,获兼太子太傅,调任河东节度使。当时,河东自范希朝讨镇州无功而还,军府兵员锐减,兵才三万、骑六百,府库空虚。王锷到任后,首先“补完啬费”,使财用丰足;然后扩充兵员至五万、骑五千。他又注重与少数民族的经济,文化交流,派兵护送回鹘使节与摩尼教士入朝。 元和九年,王锷升任检校司空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位列使相。他自忖一生聚敛颇丰,易招人诽谤,于是,在功成名就以后,主动给朝廷献上钱两千万。此举,立即招致宰相李绛弹劾,他认为:“锷虽有劳,然佥望不属,恐天下议以为宰相可市而取。”唐宪宗反驳道:“锷当太原残破后,成雄富之治。官爵所以侍功,功之不图,何以为劝?王播所献数万万,亦可以平章政事乎?” 元和十年,王锷逝世,享年七十六岁。朝廷追赠太尉,谥号“魏”,后世称其为“王魏公”。1分快3全天计划 ,王锷散财货 《王锷散财货》是一篇文言文,文章意义是说明王锷是一个十足的守财奴。 原文:王锷累任大镇,财货积山。有旧客诫锷以积财能散之义。后数日,客复见锷。锷曰:“前所见教,诚如公言,已大散矣。”客曰:“请问所目。”锷曰:“诸男各与万贯,女婿各与千贯矣。” 说的是这么一个故事:王锷多次担任大镇的官职,搜刮的钱财堆积成山。有位老门客用能聚财也应能散财的道理劝诫王锷。过了几天,门客又来见王锷,王锷说:“前承蒙您指教,我的确按您说的已把钱财大大地散掉了。”门客说:“请问如何分散?”王锷说:“儿子们各给了一万贯,女婿各给了一千贯。”王锷的子女后代 儿子:王稷,任德州刺史时为乱军所杀。 孙子:王叔泰,唐文宗时被授为九品官。人物评价 白居易:①卿自领大藩,累彰殊效,惠安百姓,表正一方。(《答王锷陈让淮南节度使表》)②锷诛剥民财,以市恩泽,不可使四方之人谓陛下得王锷进奉,而与之宰相,深无益于圣朝。 李纯:王锷太原功课,朝廷远近备知。宰臣亦数言其事绩为诸镇之最。当残瘁之后,成雄富之实,朕所以悬加官爵,祗奖功劳。 李绛:王锷太原事绩,诚有劳效,人望不至,名器虚损。兼近进家财,似希圣意,后代之所讥。 李昂:王锷累朝宣力。 韦处厚:臣又度当今节制可以处淮西任者,莫若河中节度使王锷,宽厚慎重,练识军情,必能悦慰群心,镇抚疑党。 刘昫:①王锷明可照奸,忠能奉主,此乃垂名于后也。至若竹头木屑,曾无弃遗,作事有程,俭而足用,则又士君子之为也。如贱收贵出,务积珠金,唯利是求,多财为累,则与夫清白遗子孙者远矣!凡百在位,得不鉴之。②惟彼太原,战勋可录。累在多财,子孙不禄。

王锷,字昆吾,自称太原人,行伍出身,为了抬高自己的门第,他早年曾投靠太原人王栩为从子。王锷生于唐玄宗开元十八年 ,卒于唐宪宗元和十年。 王锷年轻时,曾任湖南团练府(治听潭州,在今湖南长沙)营将。唐代宗大历十二年,王锷接识了被贬为道州司马、路经湖南的杨炎,二人一见如故,晤谈甚为投机。唐德宗即位,召杨炎入朝,任命为宰相,杨炎推荐嗣曹王李皋为湖南观察使,王锷颇受器重。他曾单枪匹马,只身前往叛将王国良驻地,诱降了王国良,为此,出功升任邵州刺史。 建中三年,嗣曹王李皋改任江南西道节度使,防御背叛中央的藩镇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南侵,王锷被调守浔阳。他带领三千精兵抢渡长江,袭夺蕲州。王锷因功升任江州刺史,兼御史人夫、充都虞候。 王锷随嗣曹王李皋东征西讨,深得信任。一次,李皋派伊慎围攻被叛军占领的安州,叛军非常惊慌,赶忙乞降,并请求李皋派人进城接洽具体事宜。当时,城中虚实未知,诸将都不敢贸然请求入城,正在众人面面相觎之时,王锷挺身而出,主动请缨担当此重任。李皋批准了他的要求,并把他从城墙缒人城内。王锷见到守城的叛军头目以后,晓之以大义,终于劝说叛军草签献城之约,同时,又坚决镇压了那些散布在城中,造谣惑众、负隅顽抗的死硬分子,于次日顺利打开城门迎接唐政府军进城。 嗣曹王李皋调任荆庙节度使后,曾上表举荐王锷出任江陵少尹,但由于一些人嫉妒诽谤,王锷复任郡虞侯。后来,王锷随李皋入京觐见唐德宗,他皋再次向朝廷推荐王锷,于是,王锷被任命为鸿胪少卿。 王锷上任伊始,处理了许多棘手事情,再次显示出他的干练。原来,自唐玄宗天宝末年,西域各国朝贡的酋长、使节和安西、北庭都护府的校吏,每年朝集于京师,不下几千人。自从河西、陇右失陷于吐蕃以后,唐与西域的直接联系中断,这些滞留京师的人大都欲归不能,完全成为无业游民。可是,他们的生活费用,由鸿胪寺的礼宾司发放,为此唐政府每月得拿出4万多缗的财政收入来赡济他们。到王锷上任时,这种状况已延续将近40年之久,名田养子孙如编民。王锷派人清察滞留长安的各国王公、使节,达4千人之多,畜马近2千匹,这些人统统停止领取政府的补助,并被编入神策禁军,每年为国家节约开支约50万缗。 王锷的才干受唐德宗赏识,不久,就被提拔为容管经略使 。王锷任使8年,致力于发展当地生产,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,深得各族人民的拥戴。后来,王锷又调任广州刺史、岭南节度使。广州是唐朝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,每年来自东南亚和波斯、阿拉伯的商船云集港内,当地杂居的各族群众,多以从事商业贸易为生,而国家所征收的土地赋税收入却日益减少。王锷详细考察了他们的经营活动,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出新的纳税标准,使政府的收入与两税基本持平。王锷把上交国库的赋税交足后,还能有所结余,用来补贴军府的庞大开支。 唐代镇守岭南广州的官吏,清廉者极少,许多官吏借机大捞一把,贪污受贿,比比皆是。王锷也不例外,他把没收来的非法收入据为己有,然后,用以经营商贸活动,积累了巨额财富,史载他日发十余艇,重以犀象珠贝,称商货而出诸境。周以岁时,循环不绝,凡八年,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。由是锷家财富于公藏。 王锷通过贿赂朝中权贵,官职越做越大。淮南节度使杜佑曾多次上表请求辞职,于是朝廷任命王锷为检校兵部尚书、淮南节度副使。淮南为唐后期政府财政收入来源的主要地区,王锷到任后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深得杜佑赏识。不久,杜佑举荐王锷代替自己正式但任了淮南节度使。 王锷精于财会,长于部领,程作有法,几过往帐目尽皆熟悉,那些妄图在帐簿上搞鬼贪污的奷吏,往往逃不脱王锷的耳目,一经发现,定追究不饶。因此,他理财有方,从不随意浪费。军府所用竹木、碎屑,从不轻易抛弃。一次,椽曹帘破,下吏换以新帘,王锷把替换下来的旧帘交手工坊修补后,继续使用。王锷以节俭持政,为唐政府积累了大批财富,当时王锷所铸的钱流播天下,人们尽皆佩服他办事如神。 唐宪宗元和二年,王锷升任尚书左仆射、检校司徒、河中节度使,五年,兼太子太傅,调任河东节度使。当时,河东自范希朝讨镇州无功而还,军府兵员锐减,兵才3万,骑6百,府库空虚。王锷到任后,首先补完啬费,使财用丰足;然后扩充兵员至5万、骑5千。他又注重与少数民族的经济,文化交流,派兵护送回鹘使节与摩尼教士入朝。九年,王锷升任检校司空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位列宰相。他自忖一生聚敛颇丰,易招人诽谤,于是,在功成名就以后,主动给朝廷献上钱2千万。此举,立即招致宰相李绛弹劾,他认为:锷虽有劳,然佥望不属,恐天下议以为宰相可市而取。亏得唐宪宗还算明白,予以反驳:锷当太原残破后,成雄富之治。官爵所以侍功,功之不图,何以为劝?王播所献数万万,亦可以平章政事乎?十年,王锷卒,年76岁,追赠太尉,谥魏。 王锷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非常好学,《春秋》一书常不离手,为此自称儒者。他为人精明强悍,在地方为官20多年,勤勤恳恳,是中唐难得的一位地方长官。

王锷,字昆吾,唐太原人。生于开元二十八年、卒于元和十年。家世史无载。初入仕途,效命于曹王李皋,并得主子信任。时李皋虽是太宗裔孙,并不为朝廷所重用,官为湖南(治潭州,在今湖南长沙)团练使,王锷则为团练府裨将。代宗大历十二年,在朝为高官的杨炎被贬,外放道州司马,上任途经潭州时,与王锷结识,极为投机,杨炎非常赏识王锷之才干,并通过王锷交好于曹王李皋。德宗即位后,重新重用杨炎,擢拔为当朝宰相。杨炎则推荐李皋为湖南观察使。长期被冷落的李皋,新受帝宠,跃跃欲试,却被部将王国良叛离一事搞得焦头烂额。王锷见主子为此事所困,遂自告奋勇,愿出使邵州武罔平息王国良叛变,对其实施招抚。招抚叛将返归,是一件较为凶险之事,弄不好不仅无功而返,也可能身首异处。但王锷对王国良,晓之以利害、动之以感情,终使其收卷叛旗、再归朝廷。王锷因之获功,被破格提升为邵州刺史。 若干年后,李皋再升任江南西道节度使,荣膺封疆大吏之列,奉命讨伐背叛朝廷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。当时之时,李希烈恃兵强域广,南侵江南西道辖土,饮马长江,气焰甚为嚣张。李皋急调心腹王锷,命其率精兵3000北上镇防浔阳,摆出堂堂之阵,诱敌设防。而自己亲率大军,西袭李希烈软肋蕲州,北渡长江,抄了李希烈老巢。李希烈腹背受敌,铩羽大败。平定淮西之敌后,李皋以王锷之功表奏朝廷,于是王锷由小州邵州刺史升任大州江州刺史,兼御史中丞,充都虞侯。至是,王锷对李皋更是耿耿忠心,甘为犬马。史称“锷善刺军中情伪”,(见乾隆《太原府志》)极善用间,与敌对垒,常常是知彼知己。而且,每得情况动态,事无巨细,均禀李皋,可谓推心置腹。李皋亦深信王锷,视之为心腹。 王锷行事,谨慎小心,周全于微末,而且胆略过人,善解人思。在扫平叛军的安州之战中,李皋一面派伊慎以重兵围城,给敌以震慑;一面派王锷入城劝降,以图不战而克敌之城。王锷领命,义无反顾,乔装打扮,从城角缒入城中。见敌酋后,王锷招抚有术,并调动欲降之众,镇压负隅顽抗的死硬骨干,终使安州之役兵不血刃,大获全胜。 安州之战,不战而胜,本是王锷劝降之功。而伊慎却认为敌献城而降,乃因自己指挥大军围城使然,自己功劳与王锷不分仲伯,拼力争功。王锷却称病而不参加评功,以和为贵,不与伊慎争锋。李皋见王锷居功不傲,有功不争,遂更视王锷为国之大才,在任荆南节度使时,曾举荐王锷为副使,但遭朝中一些大员反对,中途夭折。后李皋回朝任职,王锷随其同返京师。返京后,李皋再次向德宗呈诉王锷才干、人品、功绩,请德宗任贤。德宗亲闻李皋之言,遂任王锷为鸿胪寺少卿。鸿胪寺专司外事事务,在此任上,王锷不负皇恩,不负李皋之荐,办事精明强悍,板眼不俗,进退得体。尤其是处理积压40余年的玄宗朝天宝年间数千外宾、边庭校吏陈案,使朝野咸服,交口称赞。先是玄宗天宝年间,盛唐泱泱之风,羡得周边各国、边庭各部,年年进贡、岁岁来朝。特别是西域各国、安西、北庭都护,每年都有长途跋涉、赴京朝供的酋长、使节、校吏,不下数千余众。然而天宝末年,“安史之乱”、“吐蕃东侵”,把盛唐王朝搅得“朝野昏暗”,由盛转衰,数千名朝圣、进贡的酋长、使臣、校吏,滞留京师,40余年不能归返。虽整日无事,却需鸿胪寺发放给养,“月四万缗,凡四十年”(见《新唐书》、《太原府志》),成为唐廷沉重的财政负担。王锷上任后,不温不火,清理积案,彻底澄清基数:滞留酋长、使臣、校吏4000余众,马匹近2000,遂奏请朝廷停止发放一切费用。将此千人马,悉数交宰相李泌掌管的左、右神策军,由酋长充任牙将。这样一反一正,不仅“岁省五十万缗”,还解决了朝廷兵员不足之困境。 德宗见王锷有化腐朽为神奇之才,遂大奖其功,擢升王锷为容管 经略使。当时之容管,地处国家南陲,多民族杂居之地,虽在王翃治理下反叛平息、生民安定,但天高皇帝远,终需有才之臣加固治理。王锷在容管任上,一干就是8年,史称“谿落安之”。 八年之后,王锷升任岭南节度使,兼领广州刺史、御史大夫。时岭南节度驻节广州,乃为唐朝重要贸易港口,每年来自东南亚、波斯、阿拉伯诸国的商船,云集广州口岸。当地人民沿珠江而居,多以从事商业贸易、水货为生,国家征收的田赋地税很少。精明的王锷依实际情况,制定按职业收征税费的办法和标准,既能使国家所征有所增加,交足国库,又可使所余之数据为私有,做到国、民两利。在这个过程中,王锷广征来广州的诸国船舶之税,并从中中饱私囊,敛聚财富。而且,自己也利用节度使大权之便,直接经营,《旧唐书》便载其:“日发十余艇,重以犀牛珠贝,称商货而出诸境。周以岁时,循环不绝。”王锷深知“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的道理,自己敛财聚富,富可敌国,随着时日增加,必会被朝廷知晓,酿成大祸。遂广使钱财,大贿朝中权贵,赂买各处关节。“凡八年,京师权门多富锷之财。”(见《旧唐书》)使他从一个精于治官的国之能臣,演变为大肆贿赂的-。 有谚:“钱能通神”。王锷的贿赂手段、敛财妙法,不仅使其巨富,而且使其高升,整个德宗朝,王锷可谓步步高升。从岭南节度使,擢当朝刑部尚书,又后专升辖地最广、财源最富、朝廷最为倚重的淮南节度使。在淮南任上,聪明的王锷不再敛财聚富,也不拥兵自重,而是积极为政府积累财富,努力为朝廷稳定一方,终而至于赢得“国之良臣”的美誉。宪宗登基的第二年,即元和二年,又得高升,膺尚书左仆射、检校司徒、河中节度使等职。元和五年又在原职之上兼太子太傅、河东节度使。河东为唐王朝“龙兴之地”,河东节度驻节之地太原,为国之北都,王锷身兼两节度使又据国家兴亡攸关之陪都,其权势及朝廷对其之信任,足见一斑。 当时之河东,自范希朝为节度使,讨伐镇州无功而还后,所辖兵员锐减,战骑不足。堂堂大镇,兵士仅存3万,战骑、骑士约600余,府库空虚,捉襟见肘。王锷到任,不急于充兵实丁,购充马匹,而是建府库,充税收、安民心、富地方。在人心安定、财用丰足后,便裁汰老弱,募招青壮,将兵士补足到5万余众,骑士扩充到5000余骑,使河东重镇再展雄风。未几,回鹘部并摩尼师,入朝觐拜,途经太原。王锷情知回鹘朝会唐廷为名,实在探窥,遂列军示武,以威慑之。只见河东军士,“廷列五十里,旗帜光鲜,戈甲犀利,回鹘恐,不敢仰视,锷偃然受其礼。”消息传至长安,宪宗闻之大喜。 元和九年,75岁高龄的王锷,由河东任上调回京师,宪宗提升其为检校司空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位列宰相。功成名就、家富族强的王锷,虽年事已高、老眼昏花,头脑却异常清醒。他自忖一生,虽多为国家建树功勋,实至名归,却也曾贪财聚敛,吞没行贿,污浊在身,招人谤议,奏告弹劾,势在必然。遂主动献家财2000万缗于朝廷,以示忠诚不二。岂知此举立招当朝宰辅李绛弹劾,奏其“锷虽有劳,然佥望不属,恐天下议以宰相可市而取。”然而,唐宪宗却不以李绛所奏为然,反驳曰:“锷当太原残破后,成雄富之治,官爵所以待功,功之不图,何以为劝?王播所献数万万,亦可平章政事乎?” 功过参差,功大于过;毁誉参半,誉多于毁。王锷在功与过、毁与誉中,匆匆进入自己沧桑岁月的最后一年,在宪宗皇帝的恩宠下,走完了自己最后的时光,于元和十年寿终正寝,赠太尉,谥曰魏。(注:史载:“谥曰魏”今不取。因史之谥法,似无以国号为谥者,“谥曰魏”,当为史载之误,故不取。)

本文由1分快3全天计划发布于唐朝历史人物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李皋见王锷居功不傲,王锷又调任迈阿密上大夫

关键词: